玉树藏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房屋租赁业如何找到靠谱平台,快速获得精准客户?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12日 16:14

受国家政策红利影响,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最为迅速的行业之一要数公寓租了。那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吃起来真的容易吗?

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

2020年的一场疫情确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

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平台收费高,增加运营成本,头部企业投入多,抢占流量,让中小公寓运营越来越困难。

公寓运营方如何实现开源,是摆在公寓运营机构面前亟待解决的问题。随时酒香不怕巷子深,但这是古董思维,公寓运营者如何开源,如何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脱颖而出。节流再多,如不开源仍然是没有出路。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虽然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但让更多的人来租房,除了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更重要的是要让租客知道你,总不能让租客走遍大街小巷来找你。互联网时代宣传,是一个无空间和时间限制的体系,把自己的公寓借助互联网平台宣传出去,找一个靠谱的租赁平台,把自己宣传出去才是出路。而租客网不对公寓方收费,与公寓方风险共担,并利用自己的互联网宣传渠道帮公寓运营方免费进行宣传,或许租客网的平台是这些公寓运营方的不二选择,大家有兴趣可以使用下这家平台,域名是zuke.com

 


相关推荐

深圳租房:毕业生如何在大城市快速租房落脚?

新一轮的毕业季即将来临,对于即将走出象牙塔的学生而言,除了找到一份好工作,寻求一个安全舒适的“容身之所”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下面小编就带你一起了解一下各国人民不同的“租房”生活。美国:谁也不能束缚我自由的灵魂!有“海洋文明“的美国人习惯了自由的生活,他们不太习惯长期居住于一个地方。同时美国也是一个典型的消费型国家,大多数人热衷于消费不愿意存钱,在领取工资或生意赚钱后,很快就会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或出门度假。他们认为:根据自己的收入水平,租房是第一选择,同时也会根据收入水平来决定租房条件,绝对不会因为住房问题导致自己无法正常消费,甚至背上沉重的债务。而且大多数美国人都有私家车,生活范围广阔,所以美国租房比买房比例要高出很多。德国:租房的我拥有满满的安全感一直以来,德国都是一个流行租房的国家,房产持有率长期低于50%,排在欧元区最后一位,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选择租房。德国的大城市如慕尼黑,法兰克福等,房产持有率甚至只有27%,这意味着,有接近四分之三的人租房生活。德国人之所以如此青睐租房,一方面和文化和历史原因有关,另一方面,与德国法律对租客的保护也不无干系,尤其是房租方面,法律做出了相当细致的规定:房东两次上涨房租之间的间隔最少为一年,且在合同有效期内,如租客无拖欠房租行为(或拖欠房租少于两个月),则房东无权单方面中止合同。同时租房合同大多以5年期、10年期和无限期居多,充分保障租客权利。在法律政策保护以外,社会的力量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德国的租客协会是一个庞大的非盈利性组织,如果租客和房东在租金或者解除合同方面产生了法律纠纷,可以直接向当地的租客协会求助,协会免费提供法律上的解答,并会派出律师给予帮助。日本:租房生活让我幸福感爆棚在日本买房,大多数人需要从银行贷款,缴纳几百万日元的首付和手续费。这对于不愿伸手向父母要钱的日本年轻人来说并不容易。同时大多数年轻人不愿被沉重的房贷所束缚,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日本的租房体制很健全,这是他们喜欢租房的最大原因。房地产中介行业的从业者必须获得不动产经营管理或租赁住宅管理的认证资格,有严格的考核制度;租客必须有保证人,要填经济收入方面等资料,以防租客交不出房租。房地产中介公司和房东若遇上租客不交房租,就会找保证人;房东收回房屋前需提前6个月通知,2年合同期间不能随意涨价。所以“租房生活”对很多日本人而言所获得的安全感并不比买房生活低。中国:“租客文化”盛行,共享产业发展迅猛“共享”这一词语从2016年开始频频与“社会资本”联系在一起,共同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从过去的无偿、信息分享,转变为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租用向共享”,也带起了当下国内“租客文化”的热潮。不仅是租房,各种生活物品的租赁也越来越普遍,小到宝宝的玩具拼图,大到私家车辆都可在相关的租赁网站上租用,尤其是被称为中国租赁文化“独角兽”的租客网,已开发多种租赁服务类目,未来还将开发更多类型的便民服务,就已成熟运营的租房项目而言,租客网率先提出了“租房免押金、不收中介费”的单边收费服务,一方面大大减轻了租客生活成本压力,增加多房源选择,只需要缴纳租金即可;另一方面可以为房东缩减房屋空置期,减少空置期的租金损失;同时可增加中介的看房次数,提高看房效率和成交金额。对于年轻一代来说,通过一定租费就可保障生活质量进而提高生活品味,房子也许是租来的,但是生活不能租来。所以“以租代买”是一种理智又实用的消费方式,租客网的存在就是让“租生活”成为便捷时尚高效的生活方式!

2020年07月08日 11:25

公寓运营方为何拥有强硬底气?

租赁市场中,新一轮的信任危机已经形成,而在信任危机的背后,隐藏着的是现有的中介及公寓运营商强硬的底气。作为卖方为何会有如此强硬的底气?因为市场“供不应求”。只要有房子,都能租出去,这这种心态以成为业内人的共识,不论这个市场多么“混乱”,租客需要租房是刚需,租客这个庞大群体依旧会推动着这个已经“千疮百孔”的市场持续发展。那租赁市场“供不应求”能持续多久呢?以上海为例,2018年上海总人口2420万左右,变化幅度基本为零。租房人口986万,约等于外来人口总量。上海租赁人口增长幅度在1%左右。上海房源供给数量预测:上海的存量房总数约825万套。租赁房总数约165万套。十三五计划规划未来五年共增加170万套住房,其中包括70万套新增租赁住房,并附加30万套代理租赁房源。2021年上海的机构化公寓运营商占比将从现在的8%增加到30%,在租客网保守预测之下,如果2021年上海租赁房源占比将达到35%至50%之间。上海租赁市场的供需平衡点将出现在2018年年底-2021年之间。这意味着市场长期的“供不应求”局面即将被打破。租客网预测,随着机构化房源的快速增长以及个人房源对市场的结构性补充,我国一线城市的租赁市场将在2020年前后看到供需平衡的曙光,二线城市也逐渐趋于平衡。“租房难”一直是困扰着我国较为发达城市租客的大难题,“供不应求”局面的打破,或许能为乱象丛生的租赁市场找到新的生机。租赁市场的“供需平衡”,意味着市场的天平正在向消费者倾斜,对于传统的房屋中介们来说这或许是一个巨大的冲击。失去了“主动权”的“卖方”,不仅要提高房屋的质量以供买卖时给租客提供更好的选择,更要努力做好服务,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租房体验感,如此才能在市场竞争中拔得头筹,得到更多租客的选择,获得更高的收益。行业经历变革,传统中介们要在短时间内整顿自身规则,增加运营服务团队不仅成本高昂,操作起来也是难上加难,没有经验,没有方向像“无头苍蝇”般乱撞,只会是自取灭亡,这个时候就需要一家有经验、靠谱服务完善的第三方平台来协助发展了,向来重视服务,以及用户体验感的租客网无疑是最好的选择。那些不提升自身品质,和服务能力的传统中介及二房东们,也必将随着行业供需平衡的发生而被消费者们唾弃,并在良性竞争下被淘汰,选择与租客网强强联手,必能在行业变革这个弯道上实现超越!

2020年04月22日 17:25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